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现在是:2015年7月12日 21:46:54 星期日 站内新闻: 欢迎您登陆德福养老服务社网站!
工作动态
  • 烟台芝罘区实行五个融合
  • 省民政厅全面推进养老服
  • 英国各地养老院目前成为
  • 贵阳将为老年人做这些事
  • 北京市不同区县社区养老
  • 西藏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
  • 北京养老服务蓝皮书正式
  • 安徽省积极探索供养机构
  • 我省积极防范和化解职工
  • 我国提高基层及时识别老
  •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工作动态 >
     
    评优课,你忽悠了谁
    德福养老服务社   2021-06-18 01:02 作者:佚名 文字大小:[][][]

      下乡听乡中一位老师讲《卖柑者言》。他在黑板上板书:三读一赏。(1)读准(2)读熟(3)读懂。他的教学环节:先找学生读,“絮”读成了“su”,也许没听出来,也许听出来了,怕耽误上课进程,两次都没给学生纠正;老师范读;学生齐读,错误夹杂在朗读中隐隐约约仍能听出;学生对照课下注看课文;欣赏人物、主题、写作目的、写作方法。40分钟的一节课结束了。

      我问他,这是第几课时,他说,第一课时。我问学生档次,说是乡中普通班。我说,第一课时,又是普通班,你的学生的错别字都没有纠正,文言文没有翻译,文言现象没有归纳,文意尚未理解,这种情况下你怎能欣赏这篇课文?你的三读,读准没落实,读熟没顾上,读懂没检查,没有这些基础,你的“赏”从何而来?你想让学生学会什么?

      他说,平时上课不这样,因为你们来听课,怕你们说我太传统,所以想创新。

      唉,抛开最基础的字词句义的创新何异于空中楼阁?如果只是为了评优课,我虽不满还不至于有太多的担心;如果平时都这么上课,我在担心之余就有些恐惧了——古文教学我们要教给学生什么?

      在选优课中,一位老师用多媒体讲《黄河颂》,课件制作漂亮,情境设置到位,老师范读精彩,学生朗读投入,老师分析透彻,在老师和音乐渲染的抒情的氛围中,高潮和尾声马上就要到来,忽然老师操作电脑,两张黄河被污染的图片出现在屏幕上,说:“同学们,这就是今天的黄河,他满目疮瘐,千疮百孔,请为黄河拟一句广告词,保护我们的环境。”学生动笔,老师让学生读自己的内容,在老师的检查中,一节课结束。

      我真是遗憾,多么好的一节课!如果能前面昂扬的氛围中,来一个配乐集体朗诵,把学生的情感推向高潮,肯定会有余音绕梁的效果。没想到老师对课文来了这么一个低调处理。问他这样处理的意图,他说:“现在不是讲究与中考接轨么,听别人的优质课都在结尾结合中考进行拓展,不然,怕听课老师说自己只注重课文,不注重学生的能力。这还是集体备课的结果。怕落了俗套,没有创新。”

      只是为了创新,就要强加上一个拓展的尾巴,不惜牺牲一节课酝酿起来的情感。我总觉着有点画蛇添足,不伦不类。

      讲《我的叔叔于勒》没有作者介绍,背景介绍,没有阅读,老师设置了两个问题,20分钟不到,关于课文结束。接下来让学生现场作文:如果在船上碰到的是富有的于勒,我的一家会怎样?写完后,让学生起来读,读完之后,让学生表演相遇的情景。台上的学生感兴趣的演,台下的学生感兴趣的看,连听课的老师也饶有兴趣。

      问,这是第几课时?答,第一课时。问,这节课讲完后还分析不?答,不分析了,就一个课时。问,你的学生对莫泊桑了解吗?对莫泊桑的作品了解吗?20 分钟情节和主题能掌握吗?答,如果这样,和传统讲法有什么区别?新课程不是要求超越书本,大胆创新,解放学生吗?我是为了调动学生的兴趣,怕讲课文太枯燥,不符合评优课的标准。

      无独有偶,有位老师讲《桃花源记》也是把重点放在了表演上,让学生在表演中体会朴实的民风。真没想到,这样一篇文质兼美的文章不是通过诵读来体会,而是通过表演。

      也是讲《我的叔叔于勒》老师一声令下,让学生速读课文,把握情节,我刚进入状态,幽幽的二胡伴奏《二泉映月》开始了,那撼人心的悲怆的萦绕,使我怎样也进入不了速读状态。可这一招竟是这位老师和他的领导认为最出彩的地方。

      还有的老师一入课就是搞竞赛,一节课就是个讨论不休,课堂上学生唧唧喳喳,表面很有兴趣,但他们感兴趣的真的是语文?真的是知识?我好困惑啊!

      ……

      这就是所谓的“创新”?这就是新版的优质课?这就是学生为主体?

      表演代替了分析,音乐干扰着阅读,讨论代替了思考,竞赛充斥着课堂,人文性建立在抛弃字词句篇的基础之上,浮华背后是基础知识基本能力的丧失,是语文原生态的消失。

      我真的欲说评优好困惑啊!

      鲁迅这样的大家就诞生在中国最古老的教育模式三味书屋那样的私塾里。他的老师就是用最笨拙最传统的方法熏陶着他。“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果不是得益当时那种摇头晃脑式的背诵,他能写出他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吗?如果他生在当代,用多媒体展示“秩秩斯干,幽幽南山”的画面,并音乐伴奏,互相讨论分析意思,然后抢答,我们的鲁迅会是怎样的人?

      评优课,你到底忽悠了谁?

      我忽然感到晕眩,有点根基不稳的感觉。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德福养老服务社—版权所有 www.dfylfwhs.com 网站地图